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七月 2009.

又大一歲,不知道為甚麼今年不像以往那般渴望過生日。雖然還是渴望得到別人的祝福,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又或是客套恭維。

如願地吃了(四次)蛋糕,還要是一晚吃過了渴望已久的天使魔鬼,超級滿足。

不論是生跡岩的下午茶、美味的韓國菜、露髀星期二還是薄餅炸雞,我也會一一記住那味道,和喜悅。

謝謝舊同事兼話劇之友CT(記住請我吃九大篕)、爸媽六舅父母外婆Esther姨姨二舅父母、小豬小波小筋、莊員BL、莊員CL、族長、阿大、同學AS、同學ET、同學MY、中同CL、大同HN、大同LT、Exchange Office的CK、小同IC、Keith爸爸、舊同事AP、同房LC、預同MSt、各位plurk友……你們每一位的祝福,我都會銘記於心。

願我學會知足常樂,快樂如昔。

廣告

有時候真的不能不佩服虛擬社交網絡的強大。

近日在某網站的「穿針引線」下,重新跟差不多四年沒見SJ老師和一些朋友重新聯繫上,實在是非常興奮。SJ老師是我在流放時認識的,是我的museum studies老師,對我的影響甚麼深遠。我依然記得第一次遇見SJ老師的情景。

因為報了museum studies這一科的話,就要先得到任教老師的簽名批准。早上跟其他學生爭完課程的一席位後,趁著空檔,拿著選科的表格到學校博物館找SJ老師簽名。才來了學校沒多少天,還不是太熟路,拿著地圖走到攝影課室後的走廊,看見了博物館辦公室的入口。推開很重的木門後,映入眼簾的是一道階梯,門後光線不足,跟室外的耀眼陽光形成強烈的對比。走上梯級時,緊張得心砰砰亂跳。階梯盡頭右方就是博物館辦公室,我戰戰兢兢地敲了敲門,聽到有人應了一聲便走進去了。辦公室不算太大,有一個common area,然後右方又有另一個辦公室。當我正在猶疑好不好走進右方的辦公室看看有沒有人在時,有一名男子從右方的辦公室走出來,我便跟那名男子說我要找SJ老師。那名男子原來就是SJ老師,又原來我把SJ老師的名字讀錯了。SJ老師是愛爾蘭人,家鄉在瑞士,所以姓名的讀音跟一般的不同。我跟SJ老師道出原委後,他爽快的在我的選科表格上大筆一揮,還領著我到處參觀。之後的一個學期我便跟著SJ老師學習。Museum Studies對我來說既新奇又好玩(當然功課之多也不是蓋的),SJ老師會帶我們參觀博物館和收藏家的居所,也會跟我們談理論。有時課餘時到博物館晃來晃去時,也會順道走到辦公室跟SJ老師打聲招呼閒談一番。

有一次SJ老師邀請我和其他學生和朋友到他在學校的豪華宿舍晚飯。SJ老師親自下廚煮幾味招呼大家,又體貼的照顧著各位賓客,令大家不會感到被冷落。平時SJ老師已經沒甚麼老師的架子,這一晚SJ老師親切的跟我和其他學生閒談,又把我們介紹給他的朋友認識。大家都在酒酣耳熱的情況下過了愉快的一晚。

學期完結前,聽到SJ老師要離開學校往別處任職的消息,當時真的大吃一驚,也覺得有點傷感。聽到消息後第二天,立即找SJ老師問個明白。過了聖誕後SJ老師便要跟另一半遷到對岸的城市展開新生活。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忍著淚跟SJ老師道別,跟SJ老師拍了照擁抱一下,再閒談了一會便跟老師分別了。

學期完結去完旅行正式告別流放生涯回港後,好幾次說要寫幾隻字給SJ老師,可是最後往往不了了之,直到最近才又重新跟SJ老師聯繫起來。老師,你放心吧,這次我會定期跟你匯報近況,也會定時交「功課」的了。

(1) 我和LWY在走廊裏走著。LWY忽然變了一個小孩子,我對她照顧有加。大家手牽著手,相視而笑。走著走著,去到走廊的盡頭,我蹲下來,從後面抱著LWY看煙花。煙花是怎樣的精彩,我沒有留意。我只管緊緊抱著LWY,生怕她會忽然消失似的。我們只管相視而笑,空氣瀰漫著和諧友好的氣氛。

(2) 我和家人在日本街頭。我們正在尋找一個景點,一個神秘又隱蔽的景點。我向大家提議了該走的方向,可是大家都不相信,於是我賭氣的跑開了,嘗試根據自己所想的方向把景點找出來。可是,我跑來跑去,兩旁見到的都是同樣灰灰黑黑的大廈,路盡路都會見到醒目的紅色東京鐵塔,我開始慌了。

小店通告

有些新想法新目標,要著手試試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