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九月 2009.

我和本應是遙不可及的KF在聊天,聊著聊著說到他的髮型,他把帽子脫下來,說他的頭髮很亂,又長又多又厚。我摸摸他後腦位置的頭髮,說:「都唔算好厚啫,係後面厚啲囉」之後我們離開屯門的住處,步行去巴士站坐巴士。步行途中,KF跟我說了不少事情,也說了他小時被狗咬過,所以腿部乏力。我們手牽著手,邊走邊說,不時相視而笑。到達巴士站排隊等上車時,四周的人,包括我的舅父,都在看著我倆,我沒有理會他們,還是一貫輕鬆的樣子。上到巴士後,我倆並排而坐。聊著天的時候,KF忽然問我要不要躺在他大腿上休息一下,我好奇地問他,他的腿部無力,我這個大頭躺下去會不會有影響,他看著我說沒有問題,給狗咬到的只是小腿,躺一下沒關係。

廣告

小店通告

有些新想法新目標,要著手試試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