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六月 2010.

警告:此乃負能量滿瀉之牢騷文,敬請留意。

頂我真係好x憎我同事。

明明放假放得好地地,中午又要打電話來話我知聽日返工有咩咩咩要跟。

喂你打電話之前有冇諗過人地感受!?明明放緊最後一日假,本身已經唔想返工唔想諗公司野,你一個唔該打俾我講公事,講到我心都煩晒囉,成個下午咁就俾你破壞左。放假呀,你知唔知咩叫放假?放假就梗係唔想理公司野架啦,做咩要話我知?做咩要提前終止我個假期?你之前放假我都冇打俾你同你講第二日返工有咩咩咩要跟啦,而家算點先?我成個下午冇晒mood囉,又諗起公司啲野。

好忟囉而家,勁想爆粗,!#$%^&*(!#$%^&*(!$%^&*(!$%^&*,點解要破壞我放假的心情?點解?有咩唔可以留返聽日先講咩吓?

廣告

原來我們只是工廠裏的一顆小螺絲釘,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餵飽那個廢到不行的系統。

原來在這個世界這個時代還是會有人擁護件工制的。

原來光鮮的辦公室背後其實是一家工廠。

原來不能達標也是我們的問題。

原來是要迫我們自相殘殺。

二零一零年六月六日下午三時零八分,在沒有石油氣沒法煮麵於是求其吃了一包餅再吃掉那杯過期雪糕後攤在沙發上的一刻,忽然想起了你的長相,清清楚楚,就是想到第一次見面的那一剎,然後你的長相就鮮明地在腦海中浮現。

奇怪地,明明當晚已經不太記得你的長相,回來後我還在後悔沒有合照,怎料在這個時刻,就清清楚楚地記起來了。

要好好記住我們第一次見面的一剎,就是那一刻。

 

(圖片轉自江記

讓這杯永不會溶的雪糕,陪我度過這不能亦未敢忘記的一天。

回到家鄉,跟小p一起去誠品,付錢時店員說多付八毫就有兩張Jay周演唱會門票,二話不說我便掏了一堆毫子出來,放在桌上。店員說放在桌上的毫子多過八毫,可以再給我兩張門票。

買了書,我和小p一起到隔鄰的熟食中心吃飯,最後吃不完要打包。把吃不完的湯米線放到裝書的袋子後,我在想:大概在路上走著時不能再擺動手臂了。正想離開時,店員給我們兩個橙,小p把他的那個吃完後,把最大的給我。我說:「橙太大,我吃不下了。」小p說:「不會啦,只是皮較厚而已,你看!」他邊說邊剝橙皮,我只好放下書袋,等著吃橙。放下書袋時,已經有顧客坐在我們這桌圓桌。我只顧吃小p遞給我的橙,無暇理會。

小店通告

有些新想法新目標,要著手試試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