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零年六月六日下午三時零八分,在沒有石油氣沒法煮麵於是求其吃了一包餅再吃掉那杯過期雪糕後攤在沙發上的一刻,忽然想起了你的長相,清清楚楚,就是想到第一次見面的那一剎,然後你的長相就鮮明地在腦海中浮現。

奇怪地,明明當晚已經不太記得你的長相,回來後我還在後悔沒有合照,怎料在這個時刻,就清清楚楚地記起來了。

要好好記住我們第一次見面的一剎,就是那一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