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們只是工廠裏的一顆小螺絲釘,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餵飽那個廢到不行的系統。

原來在這個世界這個時代還是會有人擁護件工制的。

原來光鮮的辦公室背後其實是一家工廠。

原來不能達標也是我們的問題。

原來是要迫我們自相殘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