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從何時開始,我是如此無可救藥地一頭栽進對K先生迷戀?就連午夜夢迴醒來時,我也會默唸著K先生的名字,將那句尤如咒文的祈願重覆一遍。

大概,是始於離開那個人煙稠密的地方向地鐵站方向走時,K先生追上前來談些不著邊際的事的一剎那﹔也或許時那個圍坐在一起的晚上K先生把手機遞向我的一剎那﹔也有機會是K先生對於我某本愛書的一句起兩句止的留言。

自始之後,我便無法自拔地陷進去了。

一開始進行猜度,我大概又再一次因為用力過度而將那似有若無的連繫斬斷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