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兒女私情’ category.

究竟是從何時開始,我是如此無可救藥地一頭栽進對K先生迷戀?就連午夜夢迴醒來時,我也會默唸著K先生的名字,將那句尤如咒文的祈願重覆一遍。

大概,是始於離開那個人煙稠密的地方向地鐵站方向走時,K先生追上前來談些不著邊際的事的一剎那﹔也或許時那個圍坐在一起的晚上K先生把手機遞向我的一剎那﹔也有機會是K先生對於我某本愛書的一句起兩句止的留言。

自始之後,我便無法自拔地陷進去了。

一開始進行猜度,我大概又再一次因為用力過度而將那似有若無的連繫斬斷了。

 

廣告

二零一零年六月六日下午三時零八分,在沒有石油氣沒法煮麵於是求其吃了一包餅再吃掉那杯過期雪糕後攤在沙發上的一刻,忽然想起了你的長相,清清楚楚,就是想到第一次見面的那一剎,然後你的長相就鮮明地在腦海中浮現。

奇怪地,明明當晚已經不太記得你的長相,回來後我還在後悔沒有合照,怎料在這個時刻,就清清楚楚地記起來了。

要好好記住我們第一次見面的一剎,就是那一刻。

親愛的小p:

多希望此時此刻,我正身處台北。

知道你騎車滑倒受傷後,心裡焦急得很,怕你沒人照顧,又怕你傷得不輕,很擔心很擔心。知道你只是皮外傷,才放下心頭大石﹔不過要休息兩天才好點兒的皮外傷,大概也都不輕吧。

請好好照顧自己,不然身在另一個城市的我,會非常擔心的。

祝早日康復。

小k’

只是一點小事,都足以令我放下心頭大石。

當我以為我們的關係會是另一次的見光死時,你的一句玩笑話,已足以令我心花怒放,放下心頭大石。

小p,要記住我們一起老去時的小小約定。你的小k’。

小店通告

有些新想法新目標,要著手試試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