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歷史故事’ category.

有時候真的不能不佩服虛擬社交網絡的強大。

近日在某網站的「穿針引線」下,重新跟差不多四年沒見SJ老師和一些朋友重新聯繫上,實在是非常興奮。SJ老師是我在流放時認識的,是我的museum studies老師,對我的影響甚麼深遠。我依然記得第一次遇見SJ老師的情景。

因為報了museum studies這一科的話,就要先得到任教老師的簽名批准。早上跟其他學生爭完課程的一席位後,趁著空檔,拿著選科的表格到學校博物館找SJ老師簽名。才來了學校沒多少天,還不是太熟路,拿著地圖走到攝影課室後的走廊,看見了博物館辦公室的入口。推開很重的木門後,映入眼簾的是一道階梯,門後光線不足,跟室外的耀眼陽光形成強烈的對比。走上梯級時,緊張得心砰砰亂跳。階梯盡頭右方就是博物館辦公室,我戰戰兢兢地敲了敲門,聽到有人應了一聲便走進去了。辦公室不算太大,有一個common area,然後右方又有另一個辦公室。當我正在猶疑好不好走進右方的辦公室看看有沒有人在時,有一名男子從右方的辦公室走出來,我便跟那名男子說我要找SJ老師。那名男子原來就是SJ老師,又原來我把SJ老師的名字讀錯了。SJ老師是愛爾蘭人,家鄉在瑞士,所以姓名的讀音跟一般的不同。我跟SJ老師道出原委後,他爽快的在我的選科表格上大筆一揮,還領著我到處參觀。之後的一個學期我便跟著SJ老師學習。Museum Studies對我來說既新奇又好玩(當然功課之多也不是蓋的),SJ老師會帶我們參觀博物館和收藏家的居所,也會跟我們談理論。有時課餘時到博物館晃來晃去時,也會順道走到辦公室跟SJ老師打聲招呼閒談一番。

有一次SJ老師邀請我和其他學生和朋友到他在學校的豪華宿舍晚飯。SJ老師親自下廚煮幾味招呼大家,又體貼的照顧著各位賓客,令大家不會感到被冷落。平時SJ老師已經沒甚麼老師的架子,這一晚SJ老師親切的跟我和其他學生閒談,又把我們介紹給他的朋友認識。大家都在酒酣耳熱的情況下過了愉快的一晚。

學期完結前,聽到SJ老師要離開學校往別處任職的消息,當時真的大吃一驚,也覺得有點傷感。聽到消息後第二天,立即找SJ老師問個明白。過了聖誕後SJ老師便要跟另一半遷到對岸的城市展開新生活。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忍著淚跟SJ老師道別,跟SJ老師拍了照擁抱一下,再閒談了一會便跟老師分別了。

學期完結去完旅行正式告別流放生涯回港後,好幾次說要寫幾隻字給SJ老師,可是最後往往不了了之,直到最近才又重新跟SJ老師聯繫起來。老師,你放心吧,這次我會定期跟你匯報近況,也會定時交「功課」的了。

廣告

小店通告

有些新想法新目標,要著手試試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