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鄉,跟小p一起去誠品,付錢時店員說多付八毫就有兩張Jay周演唱會門票,二話不說我便掏了一堆毫子出來,放在桌上。店員說放在桌上的毫子多過八毫,可以再給我兩張門票。

買了書,我和小p一起到隔鄰的熟食中心吃飯,最後吃不完要打包。把吃不完的湯米線放到裝書的袋子後,我在想:大概在路上走著時不能再擺動手臂了。正想離開時,店員給我們兩個橙,小p把他的那個吃完後,把最大的給我。我說:「橙太大,我吃不下了。」小p說:「不會啦,只是皮較厚而已,你看!」他邊說邊剝橙皮,我只好放下書袋,等著吃橙。放下書袋時,已經有顧客坐在我們這桌圓桌。我只顧吃小p遞給我的橙,無暇理會。

廣告

P1020400

京都的住宿選了東橫INN 四条烏丸。這家飯店的位置真是非常方便,鄰近地鐵線四条站(或者是阪急線烏丸站),背著地鐵站口往前走數個路口就是京極商店街,附近也有便利店、書店和藥妝店,酒店外就是市バス站,要去四条通り上的百貨公司又不想走路的話,隨便跳上一架市バス就可以了(於是在京都的這幾天,在衹園逛累了,便跳上市バス回酒店放下手信,再出來繼續戰鬥 XD)。

上圖是單人房的照片(每晚6400円),房間比大阪的大少許,也好像較實用。電視是平面電視,放電視的桌子頗大,可以放下不少東西﹔桌子對上是一面大鏡子,非常實用﹔冷氣遙控離床邊頗近,方便得很。

大阪的一樣,每次外出都要把鑰匙寄放在櫃位,回來時只要說房號就可以,那外出時就不用擔心鑰匙的問題了(不要把房號忘了就好 XD)。

親愛的小p:

多希望此時此刻,我正身處台北。

知道你騎車滑倒受傷後,心裡焦急得很,怕你沒人照顧,又怕你傷得不輕,很擔心很擔心。知道你只是皮外傷,才放下心頭大石﹔不過要休息兩天才好點兒的皮外傷,大概也都不輕吧。

請好好照顧自己,不然身在另一個城市的我,會非常擔心的。

祝早日康復。

小k’

咁你出返去做野先啦吓,等我自己搞

跟我說這句話的,並不是我上司,只是我的銷售同事。

聽完她這樣說,其實我有點氣,我不是你的秘書又不是你的下屬,叫我「出返去先」?再加上她那一臉不屑,我也沒那麼好氣去理她。

當下想起我第一份工的老闆。

那是我只是一個小小的admin,職責上其實是老闆的秘書。那位老闆是部門的最高決策人,可算是一人之下百人之上,不過她一點架子也沒有,公事上很多事都親力親為,而且對下屬也相當友善。小薯仔如我,每次她找我做事時都會不停說謝謝,而且是由衷的那種。當時老闆很受同事愛戴,大家都對老闆的態度讚不絕口。

大概真正有才幹且位高權重的人,都不會,亦不需要靠擺架子來讓人折服吧。

只是一點小事,都足以令我放下心頭大石。

當我以為我們的關係會是另一次的見光死時,你的一句玩笑話,已足以令我心花怒放,放下心頭大石。

小p,要記住我們一起老去時的小小約定。你的小k’。

從台北回來後,我覺得自己變了外省民工。

去台北其實跟去新界郊遊沒甚麼分別,甚至比回鄉更近,一個多小時機程,一眨眼就到了,可能比到新界某個位處偏僻的地方還要方便。是次遊台北,一切都那麼美好,一切都太令人習慣,令我完全愛上這個地方,甚至有種感覺,覺得這裏才是自己的故鄉。於是,在回程的一天,忽然驚覺自己已有不想回家的感覺,覺得台灣才是我家,自己就像外省民工一樣,回鄉省親數天後,又要回到外省打工,努力賺錢在家鄉買地起屋。

四月八晚至十二日,短短四天半,想去的地方和食店沒有去得成,不過又發現了更多驚喜,令我重新喜歡這個一直以來感覺不太大的城市。

台北,等我,我一定會再回來的。

I’ll be back.

連續兩天都忍不住在辦公室哭了出來。

我不是為了那兩位無關痛癢的腦細而哭,我哭,是因為不值自己在明明沒做錯甚麼的情況下要去受一些無謂的冤屈氣。

明明客戶在提出一些無理的要求,作為老闆,不去維護員工不特止,還要跟客戶一起來找碴。明明是你一開始沒有說清楚,現在反過來說我太斤斤計較。

真的很灰心,從未試過這麼心灰意冷,做得好就不會得到甚麼,一有少許問題就會換來無窮無盡的指責。平日很多時候留守到八九十時我也沒有怨言,現時只時想跟你理性討論一下星期六要工作八小時的原因,卻因為你不明白我在說甚麼而被指多事。

我受夠了,如果之後還是這樣子,那大家就各行各路吧。我真的累了。

P.S. 謝謝同事VC和JU的聆聽和安慰,謝謝友人BC在我最需要發洩的時候聽我在哭訴,謝謝同事MY的獅子。

這個本應美好的週末,就在等待中變得不美好了。

等待本來沒甚麼大不了,可是,我卻要為了一些其實與我無關的事(工作上的事還可以與我有甚麼關係?)在等來等去,最後,一個美好的週末,就這樣過去了。

天朗氣清,最適宜去郊遊,而非躲在辦公室看著天空由藍變黑。

藍天白雲,最好就是去野餐,而非躲在辦公室吃著乏味到不行的外賣。

寒風呼呼,去為朋友準備聖誕禮物,又或者為自己添置一條古怪的圍巾就最好不過,而非躲在辦公室對著螢幕開著iPod靜待時間流逝。

考試臨近,好應該留在家中努力溫習,而非躲在辦公室乾著急。

忽然覺得有點悲哀,有點失落。怎麼一個月還未夠,就已經有三五七年的感覺?

只能說句,上海愛我,我愛上海。

在十一月六至九日又再踏足上海。上海的空氣好像污濁的不少,天都是灰灰的,一片雲也沒有﹔大概是高樓大廈起得太多太快了吧,於是整個上海都變得灰灰的。計程車司機們好像也沒以前友善,有時要去某個目的地時總是會把我們停在某地方(而且距離不近)然後叫我們自己步行。不過這次旅程遇到不少驚喜,在一些很奇怪的地方跌了不少錢。另外,此行的主要目的其實是要去追星……那個追星的晚上也很是教人非常難忘。

在上海的數天天氣都尚算不錯,只是回程當晚下起大雨來,航班延誤了兩小時才起飛(據說是因為從香港來上海的航班又延誤了),而且登機時要坐接駁巴士到停機坪再步行上機(回程時也一樣),橫風橫雨,看著膠雨褸在飛舞,其實也煞是有趣。

黑色星期五,就算沒有太特別的去想,麻煩事還是會發生。

明明上午還是好端端的,我還因為太閒而不小心睡著了。大概是這一睡吧,由下午開始我就沒有輕鬆的日子過了。

首先因為言語上的誤會而令同事VC以為我拿上司來壓她(可是我只是事先跟上司商討而已),於是一整個下午她都不給我好臉色看﹔接著在一小時之內,那群麻煩的大帝先後發了10個要求過來,光時要回覆那群大帝就花了一小時(因為另一位同事JU在忙,我又不敢找同事VC幫忙),之後又要打無數電話去安排工作。待得工作都安排好了,已是放工時間。之後還要補做一些admin的工作和把文件上載到系統去……

不過,換個角度看,如果週末只得我一人工作的話,情況大概也會像這樣吧……看來是要給我預先熟習熟習?

小店通告

有些新想法新目標,要著手試試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