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牢騷’ tag.

警告:此乃負能量滿瀉之牢騷文,敬請留意。

頂我真係好x憎我同事。

明明放假放得好地地,中午又要打電話來話我知聽日返工有咩咩咩要跟。

喂你打電話之前有冇諗過人地感受!?明明放緊最後一日假,本身已經唔想返工唔想諗公司野,你一個唔該打俾我講公事,講到我心都煩晒囉,成個下午咁就俾你破壞左。放假呀,你知唔知咩叫放假?放假就梗係唔想理公司野架啦,做咩要話我知?做咩要提前終止我個假期?你之前放假我都冇打俾你同你講第二日返工有咩咩咩要跟啦,而家算點先?我成個下午冇晒mood囉,又諗起公司啲野。

好忟囉而家,勁想爆粗,!#$%^&*(!#$%^&*(!$%^&*(!$%^&*,點解要破壞我放假的心情?點解?有咩唔可以留返聽日先講咩吓?

廣告

咁你出返去做野先啦吓,等我自己搞

跟我說這句話的,並不是我上司,只是我的銷售同事。

聽完她這樣說,其實我有點氣,我不是你的秘書又不是你的下屬,叫我「出返去先」?再加上她那一臉不屑,我也沒那麼好氣去理她。

當下想起我第一份工的老闆。

那是我只是一個小小的admin,職責上其實是老闆的秘書。那位老闆是部門的最高決策人,可算是一人之下百人之上,不過她一點架子也沒有,公事上很多事都親力親為,而且對下屬也相當友善。小薯仔如我,每次她找我做事時都會不停說謝謝,而且是由衷的那種。當時老闆很受同事愛戴,大家都對老闆的態度讚不絕口。

大概真正有才幹且位高權重的人,都不會,亦不需要靠擺架子來讓人折服吧。

連續兩天都忍不住在辦公室哭了出來。

我不是為了那兩位無關痛癢的腦細而哭,我哭,是因為不值自己在明明沒做錯甚麼的情況下要去受一些無謂的冤屈氣。

明明客戶在提出一些無理的要求,作為老闆,不去維護員工不特止,還要跟客戶一起來找碴。明明是你一開始沒有說清楚,現在反過來說我太斤斤計較。

真的很灰心,從未試過這麼心灰意冷,做得好就不會得到甚麼,一有少許問題就會換來無窮無盡的指責。平日很多時候留守到八九十時我也沒有怨言,現時只時想跟你理性討論一下星期六要工作八小時的原因,卻因為你不明白我在說甚麼而被指多事。

我受夠了,如果之後還是這樣子,那大家就各行各路吧。我真的累了。

P.S. 謝謝同事VC和JU的聆聽和安慰,謝謝友人BC在我最需要發洩的時候聽我在哭訴,謝謝同事MY的獅子。

這個本應美好的週末,就在等待中變得不美好了。

等待本來沒甚麼大不了,可是,我卻要為了一些其實與我無關的事(工作上的事還可以與我有甚麼關係?)在等來等去,最後,一個美好的週末,就這樣過去了。

天朗氣清,最適宜去郊遊,而非躲在辦公室看著天空由藍變黑。

藍天白雲,最好就是去野餐,而非躲在辦公室吃著乏味到不行的外賣。

寒風呼呼,去為朋友準備聖誕禮物,又或者為自己添置一條古怪的圍巾就最好不過,而非躲在辦公室對著螢幕開著iPod靜待時間流逝。

考試臨近,好應該留在家中努力溫習,而非躲在辦公室乾著急。

忽然覺得有點悲哀,有點失落。怎麼一個月還未夠,就已經有三五七年的感覺?

當一個圈子內的朋友當中已經分為「你們」和「他們」時,我覺得我們似乎怎樣努力也無法裝出一副一如以往若無其事的樣子。

我不知道成功在朋友圈子中製造小圈子會是何種感覺,可能「妳」會覺得很有成功感,亦可能會覺得如此可以彰顯「妳」的能幹,又或者「妳」無所不用其極拉攏「妳」認為值得拉攏的幾位時可以營造出一種友善而又親切的形像。可是,我不明白為甚麼一個成年人會熱衷於朋友圈子內製造小圈子。反正大家也沒有甚麼利益衝突,也不是真正交心的朋友,多一個或少一個於我來說亦無傷大雅。既然大家當朋友會落得親疏有別的情況時,我也是時候考慮好不好再投放時間心機在這個朋友圈子上了。

一年多就足以令一個人現真身,只能說,「妳」所做的實在是一個低手所為。

lip

(圖片劫自這裏

買了近四個月的潤唇膏,無聲無息地,跑掉了。

昨夜臨睡前,當我如常地把潤唇膏拿出來時,手一滑,"dop" “dop"兩聲,潤唇膏就消失在房間的雜物堆中了。我努力地嘗試搜尋潤唇膏的影蹤,但失敗了。

這罐潤唇膏是我第一罐用到見底的護唇產品,當我正期待著潤區膏完全消耗的神奇景象出現的時候,它卻跑掉了……

(其實,會不會是連老天也看不過眼我那亂如垃圾崗的房間,鞭策我要執房呢?)

早前開課時認識了一位同學,大家平日沒甚麼接觸,頂多只是下課後在巴士上會遇上﹔有時打個照面時他也擺出一副看不見的樣子。奇怪地,這位同學C昨天在豬托跟我搭訕,都是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起複習的事宜,順道旁敲側擊的想知道我是誰。

拜託,如果閣下是想結識朋友的話,那閣下應該找錯對象了。既然平日閣下也不願意理會本人,我沒興趣跟閣下交朋友,也不想裝出友善的語氣跟閣下搭話了。我不見得閣下是真心想與別人來往囉。

只不過是一趟旅行的時間,我們的關係好像又回復以前的水平了……我們如常的分享牢騷,我也努力的盡量令我們之間不會出現死寂的時候。

一切如常。

希望如此。

這句對不起,對改善我們的關係,根本一點作用也沒有。

既然你也有你的「地雷」,那我為甚麼不可以有我那無謂的執著?

既然我之前也沒有去干涉 / 不認同你那無謂的「地雷」,那請你也不要對我那無謂的執著加任何意見。

我累了,我受夠了跟你對話時的步步為營。

我需要時間冷靜一下反思我們那脆弱的關係。

小店通告

有些新想法新目標,要著手試試看!
廣告